上下娱乐官网-姜世勃:关注广谱抗冠状病毒疫苗和药物的研发

中国网4月24日讯 (记者李智)近日,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通过“《理解未来》科学讲座”告诉记者,“2020年1月21日,我们就在《新发微生物与感染》(EMI)期刊上发文呼吁‘研发安全、高效、广谱的抗新冠病毒疫苗和药物’。”

1月11日,新冠病毒的基因上线,姜世勃、陆路与几位春节期间尚未离校的团队成员组成了攻坚小分队,立即分析了刺突(S)蛋白序列,设计了多肽和疫苗抗原,建立了假病毒感染和细胞融合系统。他们联系了国内外多家合作单位开展基础合作研究,同时联系国内外生物制药公司开展临床前合作研究。

目前,他们已经完成6项新冠攻关课题研究,在Nature、Science、Lancet、CHM、CR、CMI、EMI、VS、JMV、M&I等中外专业期刊发表了20多篇研究、综述和评论文章。据姜世勃介绍,中国的三个科研团队在短短10天内各自独立地完成了新冠病毒的分离、扩增和全基因序列分析,这应该算是创了一个历史记录。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等将新冠病毒的发现和基因序列分析结果发表在Nature杂志,在短短的两个多月,该文章已经被近80万人点击阅读,已经被引用了近290次,这可能也是一个世界纪录吧。

今年3月6日,国家卫健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现在沿着5条技术路线推进疫苗攻关工作,包括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综合起来讲,目前5条技术路线都在稳步推进。

他特别提到,在常态下,所有这些研发过程一般是串联的,即循序渐进。但这一次为了加速疫苗的研发,采取了合理并联。各研发单位不计成本,采取了一些合理并联程序,集中优势兵力,有效地推进了研发进度。

什么叫“并联”?姜世勃表示,按正常的“串联”程序,一个疫苗研究从最初的抗原设计和制备到动物免疫、中和活性测定、动物攻毒保护实验、动物安全性评价、临床试验、及规模化生产,整个过程要逐步开展,需耗时数年。但是现在我们希望能在数月内完成这些工作,就不能按照常规的“串联”程序进行,而需要采用“并联”程序。即多个团队同时进行,有人在检测中和活性,有人做动物攻毒实验、动物安全性评价,还有人在开展临床试验。

为什么说是“不计成本”?比如说一个团队在动物攻毒实验的时候发现这个疫苗并没有很好的保护效果,而其它团队已经完成下游的几项工作,如规模化生产等,都将前功尽弃,导致很多经费的损失。所以,只有在非常特殊情况下才能采取这种策略。

美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进展也很快。3月16日,美国的Moderna生物制药公司宣布,该公司与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共同研发的首个抗新冠病毒的mRNA疫苗疫苗I期临床试验在美国西雅图开始,如果这个疫苗能够成功上市的话,它将是世界上第一个被用于预防接种的mRNA疫苗。现在全世界正在研发,并已列入世界卫生组织(WHO)疫苗开发计划清单中的疫苗有115个,其中5个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18个进入了临床前研究阶段。在已获确认的78个候选疫苗项目中有56个是由私人企业(包括药厂)开发,另外22个是由学术研究结构、公共部门和非营利组织牵头。有这么多的私人企业愿意投巨资来研发不太可能会盈利的抗新发与再现传染病的疫苗,这在过去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姜世勃表示,这次新冠出来以后,全世界有800多个(包括中国的500多个)新冠病毒相关的临床试验注册,其中包括疫苗、药物、治疗方案和诊断试剂等,但其中很多是重复的项目。如果此次疫情在年内缓解话,绝大多数的这些项目可能会下马或暂停,又要造成巨大的物力和财力的浪费,重复了17年前萨斯(又叫”非典”)的悲剧。“所以,我建议应当由世界卫生组织和多国政府或组织进行协调,尽快将那些重复的项目以及一些科技含量低或成功率低的项目砍掉,将那些可能会被浪费的资金抢救过来用于支持那些从全世界挑选出来,具有长期战略储备潜能并杰出的科研项目,比如广谱抗冠状病毒疫苗和药物的研发。” 

 
关键词:
责任编辑:李智
分享到:

相关新闻